文化週刊 | 寒梅俏開椰城春

瓊台書院盛放的梅花與彩蝶。(資料圖)

■ 吳辰

梅花是冬季的風物,所謂“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”,一片雪景當中,只要有了幾樹梅花,冰雪就變得靈動起來,梅花雪景交相輝映,便使嚴冬變得生機勃勃,人們在賞梅的同時,也在期盼着春天的來臨。

梅花的高潔和頑強像極了中華民族的精神,也引得無數華人對其喜愛有加,海南人民也不例外,這一點單從許多地名、人名中的“梅”字便可得知。只可惜萬物皆有定所,海南本無梅樹,若將其移植入島,枝繁葉茂倒也不成問題,可要是想賞花,卻是萬難。然而,或許真的像詩中所説:“滄海何曾斷地脈”,海南還真的有梅花,而且這一開就開了三百多年。

梅花香自抱珥山

梅花總在雪後綻放並非是因為喜雪,而是因為盼春。梅花其實並不像松柏那麼耐寒,它原產於我國温帶地區,四季變化分明,其開花前需要有一個“春化”的過程,嚴酷的環境提醒着梅樹要努力地生存,並延續自己的種羣,於是,適應了嚴寒之後,梅花便爭先恐後地開放。唐代黃櫱禪師的名句“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”正是這個道理。梅樹可以自花授粉,所以即使在冬季沒有什麼蜜蜂昆蟲,一到春天,梅子照樣掛滿枝頭。在梅花傲雪盛放的背後,不僅僅是高潔的精神,更有頑強的意志。

正是由於梅花盛放需要低温春化,使得梅花成為了物候學上非常有代表性的指示植物。因而海南有梅花,令人驚異。

傳説海南島整個就是一隻巨大的鰲龜,而龜的腦袋就是海口府城一帶的抱珥山,這裏可真是名副其實的“瓊台福地”,坐落在抱珥山附近的五公祠和瓊台書院是海南千年文脈之所在,勝境自然鍾靈毓秀,在五公祠和瓊台書院,都種有梅花,並且年年開放。

聞名遐邇的五公祠是一組古建築羣,其中最為宏偉的當屬五公祠和兩伏波祠,而這兩處都種有梅花。每年冬季,兩處梅花同時盛放,隔着院牆都能聞到香氣。五公祠號稱“海南第一樓”,在樓前,一株梅樹已經長到與二層平齊,在春夏秋三季,這株梅樹在周邊高大的熱帶植物中顯得平淡無奇,只要一到冬季,別的熱帶植物依舊保持着原樣,而梅樹卻將綠葉蜕盡,換上了白色的花朵,顯示出其與眾不同的一面。五公祠中立有“五公”塑像,當梅花開放,片片飄落在五公身邊,讓人頗感滄桑。五公皆為唐宋之際因言獲罪被貶來海南的忠臣名士,雖背井離鄉,但鐵骨錚錚,氣節不改;而五公祠前的梅花也如五公一樣,雖然身處他鄉,但是依然保持着冬季迎寒開花的品性。正如五公祠中楹聯所説:“五公英烈氣,千古海南潮”,五公祠中的梅花正是五公精神的化身。兩伏波祠就在五公祠的旁邊,祠堂正前也種着兩株梅樹,這兩株梅樹比五公祠門前的一株要更古老,大約均已有160年左右的樹齡,這兩株梅樹雖不如五公祠門前的高大,但卻極為遒勁,枝幹曲折如同海濤般波瀾壯闊,兩株古梅象徵着渡海而來的兩位伏波將軍,雖時過境遷,但是其聲名仍萬古流芳。五公祠和兩伏波祠中的三樹梅花雖同為白梅,卻一文兩武,形狀風度迥然不同,每到花季,引得遊人無數。

五公祠的梅樹。吳辰 攝

瓊台有梅映人文

若説海南文脈,怎麼繞也繞不開瓊台書院,自康熙年間陝西人焦映漢出資六百兩白銀修建書院開始,海南的文人墨客多多少少都與這所書院有些關聯。瓊台書院地處抱珥山麓,正是修建書院的好地方,在瓊台書院裏,也有兩株梅樹,由於整日沐浴在琅琅書聲之中,有人戲稱其為“海南人文第一樹”。

瓊台書院中的兩株梅樹一株古老、一株年輕;一株在書院內、一株在院門外;一株身世有跡可查、一株則神祕莫測,兩棵梅樹相互照應,共同守護着這所既古老又年輕的瓊島名校。未進瓊台書院的大門,右側便有一株梅樹,這株梅樹雖然高大,但卻年輕,據説是四十多年前學校花工姚炳貴用書院內老梅樹的枝條培育的。雖説只是四十餘年樹齡,這棵梅樹卻高大健壯,一花一葉間都顯示出瓊台人對它的愛護。

而書院庭中的梅樹則身世神祕,任誰也能看出它的蒼老來,經過二三百年的風吹日曬,這棵梅樹的主幹早已朽壞過半,但新枝卻頑強地生長,並在每年冬季開出潔白的花朵。而這株梅樹由誰人所植,又是何時所植,則至今不為人知,有人説是瓊台書院的修造者焦映漢,也有人説是曾經執教於此的海南大儒張嶽崧。或許種梅者另有他人,但無論是誰,其種梅樹的意圖是明顯的,就是希望瓊台學子能夠像梅花一樣,鐵骨錚錚,不畏嚴寒,保持心中的一份氣節。

無論這株梅樹何人所植,瓊台有梅,而且自開山以來就有梅,這確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瓊台書院掌學名為山長,書院的第二任山長即是在粵劇《搜書院》中伸張正義、主持公道的謝寶。謝寶就曾經為書院中的梅花題詩,詩云:“樹老花偏嫩,春融枝亦樛,客窗幽靜處,明月已綢繆。”至今,“樹老花偏嫩,春融枝亦樛”兩句詩被寫成楹聯懸掛在書院主體建築魁星樓上,而樓外庭內則是一株古梅,只是不知庭內之梅是否正是詩中之梅。若真是詩中之梅,那麼瓊台書院的梅樹年齡恐怕要比現在推測的還要古老,畢竟,在謝寶的時代它就已經是一株老樹了。

如今,原本森嚴的書院山門也向羣眾敞開了,為這株梅樹寫詩的人也多了起來。文史專家梁統興曾有詩,“此花本是謝公栽,最愛清幽對月開。書院生徒歌傲骨,英風習習秀瓊台。”不僅寫書院內梅樹來歷,更寫瓊台學子品格,三百年書院琅琅書聲延綿至今,乃是瓊州幸事。書法家劉勝角也有詩云:“雨後側身古學宮,瓊酥煥發約春風。冰肌素面嫌塵涴,玉骨清名惡穢融。築夢常因新綠葉,怡神但得老枝叢。芳馨總憶搜書院,正氣尤欽謝寶公。”在他眼裏,這株古梅正是瓊州文人精氣神的體現,在這新的時代裏,海南正像這株古梅一樣,煥發着新的勃勃生機。

瓊台書院的白梅。(資料圖)

海南有花亦稱梅

在海南,雖然正宗的梅花稀少,但是由於人們對梅花的喜愛,也有不少的植物以梅命名。

萬寧石梅灣聞名遐邇,而石梅本身就是附近山上生長的一種熱帶植物。石梅學名青皮,是重要的熱帶木材資源,其葉子和花神似梅樹,故而人們稱之“石梅”。由於被過度砍伐,現在石梅的分佈區域較之以前已經大大縮小,而石梅灣正是中國最大的一片石梅純林。

在海南的街邊路角,常擺放有虎刺梅的盆栽。虎刺梅原產非洲,是一種大戟科的植物,這種植物長得非常容易辨認,鐵鏽色的主幹直立提拔且長滿尖刺,上方是幾片綠色的葉子,葉子簇擁之下,是粉紅色的小花。虎刺梅對地形絲毫不挑剔,即使是在火山岩的縫隙中也能茁壯生長。

與虎刺梅同為非洲老鄉的還有大名鼎鼎的三角梅。三角梅本名葉子花,看上去像花瓣的部分其實只是它的葉片,那些包裹在紅色葉片當中的白色小花才是它的“本體”。三角梅深受海南人喜愛,無論是在城市還是鄉村,都能看到它的蹤跡,它不僅是海南省的省花,還是海口和三亞的市花。三角梅落地生根,只要有一小段枝條,便很快能長出一盆漂亮的花,平易和頑強為三角梅贏得了大量的粉絲。春節將至,人們都喜歡擺一盆三角梅在家中,用紅色的花朵期盼着來年的興旺。

原標題:寒梅俏開椰城春

責任編輯:鄧潔儀
  • 新海南手機客户端

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• 南海網手機客户端

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•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

    用微信掃一掃
  • 南海網微博

    用微博掃一掃

海南文體

娛樂文體活色生鮮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